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汶川政协>> 调研视察>>正文内容

加快羌医药发展 助力天府汶川无忧地·慢生活建设的调研报告

为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中医药工作的重要论述,根据《中共四川省委 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的实施意见》要求和县委安排,政协组织县卫健局、科农局和政协委员,通过深入乡村实地考察、现场座谈、个别走访、外出学习等方式,对汶川羌医药发展进行了深入细致调研,努力为“天府汶川无忧地·慢生活”建设提供新路径和新内涵,现将相关情况报告如下:

一、汶川羌医药的悠久历史

羌族,源于古羌古羌人是华夏族的重要组成部分,有“人类文明发展史活化石”的美誉。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古羌创作了灿烂的民族文化:炎姜神农氏以身试药亲尝百草,为天下中医药发展作出了起步贡献;出生于西羌的大禹因势利导顺其自然的治水之道被羌医充分吸收,辩证使用;汶川《阿巴补摩》神话故事和《木姐珠和斗安珠》创世史诗都较为详细地说明了羌医药的药物和医疗知识。羌族源远流长“医巫”释比文化是羌人万物有灵、救死扶伤的神秘法宝......经过千万年的继承和发展,羌医药已成为中华民族中医药文化宝库中的一朵瑰丽奇葩。岷江上游羌族地区,素有“川西药山”之美誉,仅植物药材就有2300余种,其中常用羌药264种,羌药新鲜、味浓、药效好。挑刺、放血、打通杆、针灸、推拿、按摩、刮痧、拔火罐等都是“医药合一”的羌医常用治疗方法,水疗、熏疗、食疗等治未病和在骨伤科、外科、皮肤科等治已病方面效果独特。羌医药的继承、创新、研发和发展,必将为“天府汶川无忧地·慢生活”建设提供丰富的想象空间和积极的特色贡献。

二、汶川羌医药的发展现状

(一)羌医药服务体系初步建立。全县有二级甲等中医医院一所,羌医骨伤科医院一所,民营中西医结合医院一所,羌医医馆一所,各村卫生室均能不同程度的提供羌医药服务,形成了公立医疗机构为主体,社会医疗机构为补充羌医发展格局。

(二)羌医药健康产业配套设施逐渐完善。一是县政府2016年安排专项资金500万元,用于发展羌医药事业。二是整合优化威州镇中心卫生院资源,设置床位40张,成立威州镇羌医骨伤科医院,成功建成羌医药技术人才培训基地、羌医技术推广中心和阿坝州羌医药适宜技术孵化应用基地。三是县中医医院配置标准化,拥有民族医药康养病床22张及专业诊疗设施设备。四是积极鼓励羌医传承人和知名羌医医师开设羌医医馆,推动我县羌医药事业的传承和发展。

(三)羌医药人才梯队建设步伐明显加快。积极参与羌医药技术人才的梯队建设,协助中国民族医药学会羌医药分会在全国羌族聚集地遴选出12位技术过硬、群众认可的羌医大师和传承导师(其中汶川县人民医院的谭刚、黄万成均为传承导师),在汶川县羌医骨伤科医院开辟三间工作室,设立羌医药大师馆,为羌医大师提供临床应用服务平台。汶川县人民医院民族医药骨干(苏盼、韩兴巧、坤利华、贾旭涛和李平)长期驻扎在羌医治未病中心,将羌医药技术应用到一线。汶川县人民医院先后办了三次“四川省羌医药技术传承培训班”,对来自阿坝州、绵阳和成都等社会各界羌医药技术传承人、羌医药爱好者进行了培训。羌医医馆每年不定期免费开展羌医技术培训班,传授羌药采集、羌医适宜技术操作等羌医学内容,培育羌医传承人

(四)羌医药产业培育扶持力度显著加强。一是不断扩大羌活、秦艽、红毛五加等羌药材的种植规模,全县已经建成羌药道地药材种植基地30万亩。二是以汶川县医疗养老服务建设项目为契机,在全县选择了映秀镇茶祥子、灞州羌人谷、绵虒大禹农庄等9个点进行康养结合理念的提升和打造。三是以创建全国中医药健康旅游示范基地为契机,进一步挖掘羌医药文化,着力对外展示宣传,正在集中打造羌医药文化体验区。

(五)羌医药制剂与产品研发积极推进县委、县政府斥资近500万元建设分子检测实验室,积极参与到羌药制剂科研项目,协助州食药监所制定了阿坝州179个制剂处方药材的羌药制剂质量标准。县人民医院成功申报羌医药院内制剂18种,其中“接骨丸、祛痰活血方、寒症浸剂、颐阳大补酒”等10个品种正在进行临床中试样研究,成功开发了32种羌医药养生药膳产品。县中医院遴选地道药材,开发制作了四大类20个品种的药膳。羌医诊所开发了羌医药痛风散、麝香灸和药酒,广泛推广羌医雏鸡接骨法、传统羌医康复等诊疗项目。

(六)羌医药学术交流日益扩大。汶川县人民医院与中国民族医药学会羌医药分会全面展开合作,梳理近30年羌医药技术发展成果。2016年11月,汶川县人民医院协助成都大学医学院成功举办“中国首届羌医药传承与发展高峰论坛暨第三届全国羌医药学术研讨会”,并确定羌医骨伤科医院为羌医药推广基地,开展羌医标准(名词术语、优势病种、诊疗技术、适宜技术)和羌药标准(特色药材、饮片炮制、医院制剂、康养产品)研究推广工作。同时,县人民医院加强与阿坝州卫校合作,于2018年承办了我州首次“羌医药教材编撰推进会议”,积极参与阿坝州卫健委主导的《羌医药教材》编撰工作,为我州羌医药技术规范化的发展、人才培养、临床应用做出贡献。羌医医馆积极与西南民族大学、成都中医药大学、阿坝师范学院建立合作关系,并获得国家重点研发计划、中医药现代化研究重点专项——“民族医药发掘整理与学术传承研究”项目,建立了名老羌医传承研究工作室。

三、汶川羌医发展存在问题

虽然汶川在羌医药发展上取得了发展和进步,但由于受制自身发展模式限制和西医的冲击,目前依然存在许多问题,制约了汶川羌医药健康发展。

(一)羌医发展受制于自身存在的缺陷。一是羌医药的传承方式限制了自身发展。羌医药的发展是在没有形成本民族规范的通行文字的情况下,仅凭借口头传授和以身传教,世代相继传承下来。目前,除茂县、汶川、理县、北川县等羌族集居区有羌医药外,其他地方很少有人了解羌医药。主要原因是:羌医药传承者(释比)所懂得的疾病鉴别治疗方法与药物使用的知识都有严格的传人要求,不能随意外传,这便使传承方式受到各种限制,让羌医药的发展变得十分缓慢。二是羌医的药材减少和价格上涨制约了医药发展。长期以来,老百姓为了赚钱对天麻、重楼、虫草、白芨、猪苓等野生草药进行乱挖滥采,很多珍贵的羌医主要药材面临濒危的现状,价格日趋上涨,中药材的成本上涨,降低了羌医药的市场竞争能力。三是西医对羌医药的冲击严重。伴随着历史的发展,包括羌医药在内的中华医学都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西方医药运用大量现代生化技术,以其便捷、快速、疗效好、临床诊疗手段日新月异,深得医学界和市场的赞同和欢迎。尤其是从20世纪30年代至今,在西方医药迅猛进我国市场的发展情况下,曾经在历史上先进的中医诊疗技术与医疗手段却远远落后于时代的发展,民族中医药逐渐萎缩,羌医药未能幸免,举步维艰。

(二)羌医药专业人才缺乏。一是人才总量比较匮乏。目前,全县有中医类卫生专业技术人员58人,占医疗卫生专业技术人才的15%;具有专业技术职称的中医药人才只有32人,仅占执业医师总数的10%。其中,主要从事羌医药的医生8人。二是队伍年龄普遍大。现有中医从业人员多以老年医生为主,乡村中医人员年龄基本在50岁以上,具有一定临床经验的中青年医生较少,断层严重,特别是优秀中医药临床人才后继无人。三是基层医疗人员较为紧缺。镇一级医院的中医药科室基本上为“空架子”,没有专业人员。此外,由于中医药从业人员收入低于西医从业人员,中医药从业人员改行从事西医工作的现象也时有发生。由于羌医药属于中医范畴,从事中医的人才不足,羌医发展受限更大。

(三)羌医药材产业发展滞后。一是道地药材发展规模小。我县目前种植的中药材主要集中在重楼、天麻、黄连、白芨等品种,且种植规模相对于全县的林产业来看,发展规模小,产业带动作用低,难以在本地形成龙头带动效应,造成本地特色中药材既无规模,无龙头企业的现象,尚未形成产业链。二是种植产业化水平低。目前,我县南部片区的中草药种植技术主要沿袭传统的种养习惯,精细加工水平不高,加之产品销售渠道和市场行情很难把握,没有企业为产品收购、工销售提供支撑,经济效益不明显,影响了本地中药材的发展。三是道地中药材加工较弱。川西北道地中药材品质上乘,历来受到药材商家的青睐。由于汶川乃至阿坝州都没有专业的中药加工企业,虫草、贝母、猪苓等珍贵野生药材和重楼、白芨、天麻等家种药材,主要依靠晾晒销售这样无加工状态的方式获利,品牌效益低下,加工附加值少,影响了中药产业发展。

四、汶川羌医药发展工作建议

汶川是江源文明的重要源头,是藏羌彝走廊的关键节点,是中国羌医药的发源地和发祥地之一,千万年以来,勤劳勇敢的羌族人民在汶川代代相传、生生不息。汶川这方圣水净土,羌医药源远流长、方兴未艾,是建设“天府汶川无忧地·慢生活度假区”的核心竞争力,是汶川生态康养示范地的强大硬核,是后疫情时代慢生活经济的增长剂,为此建议从“五个一”入手抓好羌医药产业发展

(一)编制好一套规划。认真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的实施意见》和《中共四川省委 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的实施意见》,以建设天府汶川无忧地·慢生活度假区为总目标,将发展汶川羌医药作为康养汶川系统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在顶层设计上予以保障。一是将羌医纳入“十四五”规划。将汶川县羌医药产业发展纳入汶川县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作为汶川县医疗社会事业建设的重点工作予以保障,从羌医基础设施建设、羌药种植发展到羌医药制剂产品开发等一系列工作在规划中予以明确,为积极争取项目资金奠定基础。二是制定《汶川县羌医药发展十年规划》。充分利用汶川道地羌药、羌医医术、康养旅游和九环线重要节点等优势,整合资源,结合脱贫攻坚、乡村振兴、康养旅游等行动,高起点、高水平、高标准编制《汶川县羌医药发展十年规划》,将羌医药纳入全县经济社会发展之中,集中力量推动汶川羌医药中长期健康快速发展。三是规划建设羌医药实验地。将羌医药产业发展融入到汶川县健康产业中,引导和支持三江、水磨、漩口等镇道地羌药材生产基地建设,在产业配套、技术支持、品牌培育多方面加大扶持力度。积极引导和支持绵虒、威州、灞州等镇在果树下套种羌活、百合等羌药,同时增加无忧花果山观花观叶等景观。将仁吉喜目谷定位为“岷江百合花谷”,满谷遍种以岷江百合为主的百合花,形成特色化个性化景区,同时在县境内沿岷江、杂谷脑河等河谷可视范围遍种岷江百合,逐步形成中国岷江百合景观走廊并申报世界岷江百合之乡;支持和鼓励渔子溪芍药花园等主题观花羌药种植园建设,为无忧地·慢生活度假区提供美丽景观和道地羌药。

(二)制定好一系列政策。成立汶川县羌医发展领导小组,负责汶川县的羌医产业发展。一是加大支持力度。出台《汶川县关于支持羌医药发展的决定》,政府每年安排不少于100万元经费设立专项发展资金,扶持汶川羌医药发展。专项资金重点保障羌医药人才的培养、建立完善师带徒、进修等培训工作机制,主要用于羌医药品牌培育、表彰奖励对汶川羌医药发展做出突出贡献的企业和个人。二是落实财税优惠政策。对从事汶川羌药种植、羌医诊疗业务的中小企业、个体工商户以及大中专毕业生和农民工新办羌医药合作社,在资金上给予一定的支持;对符合条件的小微汶川羌医药企业,执行国家支持小微企业发展的优惠政策。三是创新投融资政策。联合银行、中小企业担保基金、小额信用贷款以及私人投资者等为汶川羌医药企业搭建融资平台,鼓励其支持中小企业发展。鼓励金融机构建立健全对汶川羌医药企业的评价机制,对相关的羌医药服务项目在融资上给予一定的支持是加强羌药安全监管。建羌药立可追溯机制,引导羌药种植户健全道地羌药材安全管理制度。加快实施药、医对接工程,引入群众参与机制,通过信息公开,广泛向社会宣传,不断提高广大群众对羌医药安全的关注,鼓励群众向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反映、举报羌医药安全问题。

(三)建设好一个展示平台。积极加大汶川县羌医药的宣传推广力度,为羌医药发展营造良好的社会氛围。一是拍摄汶川县中医药发展宣传片。切合汶川县打造“天府汶川生态康养慢生活度假区”和“无忧地·慢生活”旅游形象主题,挖掘、制作、形成一部汶川县羌医发展的宣传片,对羌医药的发展史、独特治疗方式、治疗效果、传承方式等介绍,作为水磨、三江、威州、绵虒等地旅游宣传片,让社会各界了解汶川羌医发展情况。二是形成一个展示平台。充分利用水磨镇打造康养小镇的契机,在水磨镇中医院附近规划建设一条汶川羌医药文化街。积极开展羌医药文化对外交流,加强与茂县、北川等周边县市和上级部门及协会组织的沟通协调,利用各种美食比赛和会展平台进行汶川羌医药的宣传、推介和营销。三是编撰形成汶川县羌医药图典。将具有原创性的羌医药项目纳入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予以保护,加大传承传习和宣传阐释力度。鉴于羌医药的濒危现状,建议尽快对现有羌医大师进行声像数字化抢救性保护工作,搭建汶川羌医药电子平台,编写出版《汶川羌医大师图典》《汶川羌药图典》《汶川羌医处方集成》羌药图典等。

(四)培养好一支羌医队伍。一是促进行业协会有序发展。成立汶川县羌医药协会,有条件的乡镇成立相应分会,提高协会准入门槛,发挥协会作用,加强行业自律,规范行业行为,促进汶川羌医药有序发展。协会要在政府的指导下每年定期举办汶川羌医药文化系列活动,如中国汶川羌医药高峰论坛等,提升汶川羌医药传播力、影响力、吸引力,扩大美誉度,培育忠诚度。是夯实中医药基层服务阵地。落实好《中共四川省委 四川省人民政府关于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的实施意见》,乡镇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设置中医馆,村卫生室、社区卫生服务站均要提供中医药服务。推进羌医药人员“县管乡用、乡管村用”,镇卫生院的中医药人员占医药人员总数20%以上。建立对乡村基层中医药人员的补偿机制,加大对乡村基层中医药人员的扶持力度。在全科医生特设岗位计划中明确中医医师比例。加强中医适宜技术推广基地建设。是优化人才成长途径。健全与职称评审、评优评先等方面挂钩的中医师承制度、继续教育制度。培养羌医药材种植、羌药炮制、羌药健康服务等方面技能人才,开展中医药文化传承、对外合作等专项人才培养项目。完善确有专长人员考核实施细则,支持中医医院设置中医(专长)医师岗位。是健全人才评价激励机制。完善公立中医医疗机构薪酬制度,深化中医药职称制度改革,优化职称评价标准,注重中医药理论水平和业务能力。按照国家部署,推动建立羌医药行业表彰长效机制。

(五)打造好一批羌医药品牌。一是研发好羌医药品。围绕中医康复、中医养生、中医健康,对羌医药中的“汤药、丸、散、膏、丹”等剂型、“针、灸、按摩、导引”等方法进行深入挖掘,有针对性地研发羌医药“治未病”为核心的“药食同源”中药产品,形成羌药拳头产品特别是要推动“接骨丸、祛痰活血方、寒症浸剂、颐阳大补酒”羌医产品尽快投入市场,有效提升羌医药社会效益。是建好水磨羌医康养综合体。加快西羌汇、中医院、原福利院酒店、原水磨镇幼儿园的“两带”、“三轴”、“四中心”为一体的康养综合体建设,打造集旅游、预防、康复、养生、保健、治疗多方面的全国唯一的羌医康养综合体,建设西羌汇羌医药博物馆,打造水磨羌医药文化一条街是支持建设羌医药康养主题酒店。支持大禹农庄古羌药泉建设,支持有意愿的酒店打造羌医药康养主题酒店,逐步形成星罗棋布的羌医药理疗、水疗、食疗等文化主题酒店集群。鼓励全县各旅游接待单位,特别是民宿、农家乐等,积极向游客提供羌医药熏疗、食疗等个性化服务产品,切实提升康养汶川吸引力。

 


【字体: 】【打印文章